必赢亚州手机网站-官网

此刻是:

【征文】荒原,让我对它充满念想

发布时间:2012-04-26 10:28:19  编辑:耕夫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浏览次数:

    不知为什么,虽然都市霓虹灯的七彩迷乱着渴望的眼睛,可长时间生活在钢筋水泥垒砌的坚硬围城里的我,仍感觉这里缺少荒原无垠的空旷和厚重,没有春风般的清新和爽快,一种压抑的感觉时时穿过心房的视线,将留恋的目光定格在荒原曾经的大美里。

    作为一名地质人,荒原坚硬的冷风景在心灵深处刻下的不朽印记是难以忘却的。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踏着初春的寒风,头顶蓝天,脚踩荒原,出队的车辆旋转出一个无边无缘无始无终的圆,在灰茫茫,朴实得连一条皱褶都没有的坚硬的荒原驰骋。凄清,空旷,荒凉,冰冷,笼罩在铅也似的穹降下,没有金鼓齐鸣、车辚辚马萧萧的壮美,只有瑟瑟长风,像是一支古老的歌,在塞外空旷的大漠徜徉,在高海拔的大荒原逶迤。

    透过车窗,荒原大得太有气魄了,充斥我眼帘的,永远是青黄色的坚硬和寂寞。在单调甚至固执的冷风景里,那片孤傲不阿的起起伏伏,连绵不绝的背影,沉重而又豪迈地一路压过来,连吹来的漠风都卷着干燥的、生冷的、毫无变化的的沙粒敲打着心头的梦。偶尔,也会欣赏到辽远静穆的山脚下升起一缕缕长长的云烟,那轮夕阳开始沉沉下落,又红又圆;而远处喋血的荒丘上,一串古老的悠悠驼铃娓娓传来,深情叙说着荒原深处强悍、莽烈、雄野的生命炊烟,叫人不由地感到一种亲切和欣喜。

    世界上荒原有多少呢? 美国峰峦科学家提出的研究表明,全球陆地面积有三分之一是荒原。荒原带横贯北半球的阿拉加斯、格陵兰岛及北亚、加拿大大片冻土带和常年冰雪覆盖区。还有一条从西伯利亚向西南方向呈对角线 延伸的沙漠带,穿过中国的青藏、中西亚阿富汗和阿拉伯半岛,直到非洲撒哈拉大沙漠。南美的AMAZON河流域和安第斯山脉也密布大片荒原,还有澳洲的那片浩瀚的维多利亚大荒沙漠。

    "这是荒原,无终止的,永远一样的、枯萎的荒原。"比利时大诗人维尔哈伦笔下的荒原形象,早已叠印在我的脑海里。平沙无垠,孤冷壮美,这也许就是我多次奔赴西北荒原的感悟吧。踏着荒原沉重的长旅,不由叫人想起《易经》里说的:冬至回阳,夏至阴生。无极生太极乾坤定位五行生、玄气凝四象坎离既济造万物。可上苍在这里只造化了无边的沉寂和亘古洪荒,天穹的下面永远是这片棕黄色的充满悲放与忧郁的荒原。这,就是每一个地质人所要生存的空间,所要用生命体验的荒原。

    远望荒原,一种悠长的想象和联想会时时侵袭你的头脑。遥想当年,这里或许是一片狼烟四起的沙场。瀚海长烟,孤城酾酒,鸣镝角弓,旌旗蔽空,到处是征战的军营和兵卒。"大漠穷秋塞草腓,孤城落日斗兵稀。"那时,茫茫漠野,排列着一片片的帐庐和一盏盏亮着的灯光。有多少士兵马革裹尸,有多少将军豪气如虹,有多少怨妇哭倒长城……而扎根在荒原的我们,帐篷、钻塔、岩心、寂寞、苍凉、炊烟构成了高原一道独特的风景线,虽然没有遥远古战场那种万马辐辏慷慨雄放之势,却仍然给人一种略带点原始苍凉、雄奇壮阔、打印着时代气息的的美韵。如今,我虽然远离了荒原,可有时却又很怀念荒原。

    也许,人是有智慧的高等生灵,但在特定的条件下依然摆脱不了动物与生俱来的野性,摆脱不了回归自然的憧憬。因此,在某些时候,从人的灵魂深处、骨头缝隙迸发出来的激情也如荒原狼一般,撕心裂肺地嚎唳着,用一种野性的冲动呼唤着本性的回归,就像一只苍狼那样狂放自在,站立在雄浑的山巅,狼嚎一曲英雄的颂歌,把满腔的豪气吐向深邃的蓝天和荒原。这可能就是地质人对荒原持有的一种特定的情结吧。毫不夸张地说,生活在都市的我确实很怀念大荒原那种神秘苍穆、大气凛然、充满着野性和原始风味的诱惑。我觉得,那是一种史与诗的互动,远不是都市霓虹灯闪烁得七彩所能比拟的;那是一片厚重涌动的图腾,都市大街小巷繁杂的人造美景难及它的万分之一;那是一轮又一轮安葬着灵魂的厚土,没有内涵的重量是难以扎根在哪里闪光的。
 

    荒原的诱惑,不仅因为它的地理,更因为,它是一种寂寞的境界,一种在寂寞深处有时间让灵魂反思和煎熬的丹房。在哪里,没有嘈杂的世俗之音,没有拥挤的难言空间,没有人为地出行障碍……有的是天阔地广的大世界,给人营造一种自省宇宙,与心灵对话的冥思神往的氛围。在那种气氛中,对人生的顿悟,对地质人献身荒原的深刻理解,都构成了一片充满哲思的壮美,在与栉风沫雨的跋涉里,在与死亡结伴的创造里,在与精神斗争的厮杀里,像夸父一样固执地追逐天边升起的太阳,追逐心中的梦想。正如海德格尔说的:孤独的个体才是世界上的真实存在;有独立意识的人,才是一个有独立存在价值的人。

    荒原就是荒原,广袤、深刻、坚硬、博大。所有文字的表达,都是生命的觉醒和生命的执著;所有感情的倾诉,都是思想的真实和风雨霜雪的磨砺。对于一个真正的地质人来说,拥抱荒原的过程是提升生命质量的过程。与大自然的原始、古朴、荒凉、壮美、神奇相亲相拥,这是一种自觉的源于灵魂深处的快感和幸福。只有热爱荒原,不畏艰辛的人才能够体验出它此中的滋味。是的,在荒原深处拥有一册书,在字里行间咀嚼社会,反思人生,自有一种独特而又美奂美仑的享受。那是一种追求物欲满足时尚的都市人所不可能拥有的感觉,也不是蜗居在书房凭空想象出的一种实实在在的大美。我的许多文字都是荒原无私的赐赉,都是在它涌动的激情里流淌在人生版面上浪花。我知道,在与荒原相亲的岁月里,思想一旦稍有颓废,击垮我们意志的不是可怕的荒原,而是我们自己。

    荒原,不见钟毓灵气,有的只是苍茫博大,壮阔沉雄。也许只有这辽阔的荒野,才能给人一种返皈安好的睿智,一种超脱达观的思考。那些人世间追逐的烦恼,那些嫉恨和妒意,那些浮利虚名、淫念权欲,皆如那朝晨的露水,雨夜的落花,转瞬即消失零落。一个坚毅之人,面对茫茫的大荒原,从生命内部演化而出的精、气、神是一个人永远驻留荒原的替身,是生命深处一往无前的灵魂。我坚信,从我们生命内部走出来的这片无畏的气质,将和荒原一起逶迤成一片红光汹涌的天火,点燃信念的太阳,点燃沉寂的伟岸,点燃一代又一代地质人献身荒原涌动的热情。有了这种精神的支撑,大荒原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!


 

必赢亚州手机网站
版权信息:必赢亚州手机网站     技术支撑:必赢亚州手机网站信息中心    
联系:0931-8695880     邮箱:gseky@163.com     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雁儿湾路399号    

    网站访问共

必赢亚州手机网站|必赢亚州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